作者其它作品
最近浏览的读者

【丁香篇】第一节:老樵夫、怪梦?与赵家小姐?

作者: 亮丽的珍珠  发表时间 2017-06-07 10:24:24 人气:
编辑按:
    【老樵夫篇】

    相传于,公元九百七十九年的时期,那年正好是北宋太宗太平兴国四年的期间;也刚好是刘沉香以开天神斧劈开华山,成功救母的一年后。

    在刘沉香劈开华山前,司法天神杨戬,为了让自己的亲外甥,能成功的达到修改新天条的目的,故而忍辱负重,让大家以为他是个六亲不认,冷血之人。充满仇恨的刘沉香也因误会自己的亲舅舅,便以开天神斧劈向杨戬。好在三尖两刃刀及时挡在杨戬前面,但开天神斧的威力强大,三尖两刃刀不敌,故而被震飞于万里之外。虽有三尖两刃刀的协助,但杨戬也因此而身负重伤。正当刘沉香想给杨戬最后一击时,好在千钧一发之际,东海四公主敖听心与小狐狸小玉及时赶到,并揭发了一切真相。刘沉香知道后,悔不当初,庆幸自己没铸成大错,并乞求杨戬的原谅。杨戬接受了刘沉香的道歉,并指导刘沉香以开天神斧劈开华山。岂料,刘沉香尝试了数次都无法劈开华山?杨戬惊觉开天神斧戾气过重,无法劈开华山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早前被杨戬以三尖两刃刀误杀的丁香,其魂魄出现在众人眼前。为了帮助刘沉香,丁香自愿化进开天神斧化解其戾气。得到丁香的帮助后,刘沉香尝试再次挥砍着开天神斧,终于成功的劈开华山。但华山被劈开后,其中间浮现了创造新天条的七彩石。女娲要刘沉香在两者之间选一。为了三界众生,刘沉香于是含泪跪别母亲而选择了新天条。待杨婵死后,七彩石浮现了“天条”二字,并化成了一道彩色光芒落在杨婵身上;杨婵也因这道彩色光芒而复活。

    自从丁香的魂魄化进了开天神斧,虽然她的此举帮助了刘沉香成功救母,但之后,其魂魄和肉身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这一年里,东海八太子敖春一直都没放弃过寻找丁香的下落。然而屡次的寻获丁香无果后,这令敖春越深感失落,逐渐消沉沮丧。看到如此的他,这让关心他的亲人和朋友,都为他感到疼惜与不舍。刘沉香身为敖春的好友,也因自己对丁香有所亏欠,当然也希望敖春能找到丁香,并和丁香幸福地在一起;于是他决定帮助敖春一起寻找。这一年以来,也因借助宝莲灯的指引;他们俩一路北行,如今,辗转来到了一座不知名的古山。刘沉香觉得这一路走来有些累人,于是建议上山瞧瞧,也好休息片刻。岂料,这座古山荒山野岭的,到处都是悬崖峭壁,也不见花草树木,毫无生气可言。这顿时让刘沉香觉得很无趣;于是乎,他不高兴的抱怨道,“这里什么都没有,真的快闷死我了!”

    敖春原本就心情很差,一听到刘沉香这样不高兴的抱怨着,这让他顿时很不满,便怒气冲冲地指着刘沉香骂道,“这种鸟不生蛋的鬼地方是你自己要上来的!你还敢抱怨什么?!”听到敖春这样的骂自己,刘沉香顿时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。其实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,只能以拳头连续拍着自己的手心,希望能想出个好法子。刘沉香心想,“这样不是办法,我得想个法子安抚敖春的情绪才行。”正当刘沉香还在想要如何开解敖春时,此时此刻,有个老樵夫刚好经过他们的面前。这老樵夫身着灰色,一头白发,蓄着长胡子,背后系着一把斧头,肩上还挑着一担柴。他上下打量着刘沉香和敖春后,便摸摸自己的胡子问道,“请问两位是不是迷路了?”

    刘沉香见对方是名老者,于是很恭敬的向老樵夫拱手解释道,“老人家,我们不是迷路。只是觉得有些累了,还有这儿也太闷了,一点也不好玩。”老樵夫听了刘沉香这番话,顿时哈哈大笑道,“哈哈,老头子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?瞧你那个朋友一脸沮丧,就为这点小事?这个不是什么大问题。你瞧瞧那,就这山下啊,那里有个小镇。镇上好吃好玩的样样有,你们两位不妨去那里瞧瞧?”刘沉香一听到有好吃好玩的,顿时大喜,急忙道,“老人家,这是真的吗?要不,敖春,我们现在就去那里瞧瞧吧?”可是在一旁的敖春压根儿一点兴趣都没有;见到如此的敖春,刘沉香真的是束手无策了。反倒是那老樵夫不知道在盘算些什么?只见他眼珠子转了转,并乘眼前的两人没留神时,便神速的从袖子里掏出了一颗种子后,再将其种子塞进那担柴中。老樵夫继续打量着眼前的两人,暗道,“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!”

    刘沉香想想这样不是办法,于是尝试再劝敖春,“反正这里什么都没有,况且咱们也累了,不如到那小镇上休息也好。”但敖春一直低着头,一脸沮丧的表情,“不了,我不累。你累的话,可以自己一个人去那小镇上休息,我还是……”可敖春的话还没说完,老樵夫突然把挑着的柴,使劲往地上一抛。只见塞在柴中的种子掉落地后,竟然自己钻进土里;而同时早隐藏在柴中的水袋也因被划破,而将水晒在种子掉落之处。唯一目睹这一切的老樵夫,吹胡瞪眼地指着敖春喝道,“你这个臭小子!真的不知好歹!亏我这老人家好声好气的,你竟然不去!你不去,我敢保证,你一定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老樵夫此举,吓到了敖春和刘沉香。也不知道为何,正当老樵夫发怒的同时,四周围也越来越热。眼见老樵夫如此对待敖春,刘沉香便开口问道,“老人家?您此言何意?”老樵夫竟然很满意地扬起嘴角暗笑,还继续指着敖春说,“这,也不为什么,反正,反正就是,你们今天不去的话,我敢保证,他一定会后悔!”老樵夫话一完,也不等敖春回答,便从新挑起柴转身往下山的路走。刘沉香转头想叫住老樵夫,但是,当他望着下山的路瞧时,仔细一看,“咦?那老人家怎么不见了?难到他已经到山下了?”敖春听刘沉香这么一说后,也跟着抬头一看,“不可能,他应该不可能这么快就到山下了吧?这也就是一眨眼的时间内?用跑的也没这么快啊?还有这荒山野岭的,到处都不见有花草树木,他是从哪劈的柴?”

    听了敖春这么一说,刘沉香也开始觉得事态有些蹊跷。正当他们还在纳闷着的同时,从四周突然散发着一股幽香。刘沉香寻着香气四处探索着,竟然发现了地上正绽放着一朵丁香花。他举起手指一指,“敖春你快看那……”敖春顺着刘沉香指着的方向一看,“丁香花?这怎么可能?刚刚这里什么都没有啊?怎么会……”这真的让敖春和刘沉香百思不得其解。刘沉香思考片刻后,便从袖子里拿出宝莲灯来,然后指着下山的路,“敖春,不如我们让宝莲灯做决定吧?让它决定,是去,还是不去?”敖春想了一下,然后看着地上绽放的丁香花,“好吧,宝莲灯发光就去。不发光,咱们就回去好了……”刘沉香点点头表示同意,便举起宝莲灯。待他轻念着密语后,手一放,只见宝莲灯飘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到底结果会是如何呢……

    【老樵夫篇完】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【怪梦?赵家小姐?篇】

    刘沉香和敖春想借助宝莲灯为他们做出抉择。只见那宝莲灯漂浮在半空中,也不知结果如何?暂且先不管他们,不如就来说说,关于老樵夫提到的小镇。据说,半年前,在这个小镇上,每到深夜时分,有一名少女每晚都会做同个梦。可是每当她醒来时,都记不清那是个什么样的梦。

    梦中的少女一身白罗衫,没有束起的乌黑长发散乱至腰间。她不知自己身在何处,脑海中反复听到一个声音在呼唤着。她朝着呼唤声,一步一步赤脚地走着,辗转来到一座桥上。这桥边两侧,则是深不见底的湖水。桥中央,有一名少妇正打着一桶湖水上来;少妇身边还熬煮着一锅汤。于是少女好奇的来到桥中央,便对少妇开口问道,“你是谁呀?”少妇背对少女继续打着一桶湖水,道,“我叫孟婆。我是来帮你的……”少女听了后很疑惑,“你能帮我?是真的吗?”孟婆继续背对少女,听了少女这么一问,于是放下手上的水桶,指着身边的一锅汤,道,“真的!你只要喝完这个……”少女顺着孟婆指着的方向一看,道,“喝完这个会怎么样?”孟婆继续指着汤,答,“喝完它你就会得到解脱……”少女看了看锅里的汤,再问:“这是什么?”孟婆继续背对着少女,然后用勺子舀了一碗汤,道,“孟婆汤……喝了它你就能忘记那个人……”继续背对少女的孟婆,把碗递给少女;待少女接过孟婆手里的碗,顿时香气扑鼻而来,让少女惊叹,“好香的汤……”少女把碗拿靠近嘴边后,喝了一口汤,道,“嗯,这味道很甘甜……”待她喝第二口时,“咦?好奇怪,这次是苦了?”当她喝第三口后,“现在变成辛了……”她接着喝第四口时,“哇!味道成酸了……这汤真好喝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听到少女喝了四口汤后,依然背对少女的孟婆突然道,“这孟婆汤是以这湖水为药引子。这五味一体的汤,你只要喝完最后一味咸,就能忘记全部的事,就能忘记全部的一切,包括你曾经认识、爱过或憎恨的人……”少女听了顿时心里一惊,双手一松,把还没喝完的孟婆汤洒落桥上,“不!我不可以忘记娘,不可以忘记师父,还有那些朋友!我只要忘记不想记得的人和事吧了!我不要,我不要忘记他!那个他,他一直默默在……”少女这一年多来,每次梦到这时就醒了。她记不清楚那是个什么样的梦了。她凭自己的感觉知道,那是同一个记不清楚的梦。“怪梦?唉,搬来这小镇都半年了,依然记不清那是个什么样的梦?这同样的梦都一年了……”,少女躺在床榻上一脸的疑惑。“算了!只是梦!没什么了不起的!”,少女边笑着,边起身。但少女不知道的是,每次醒来时,那个最后的一味咸,已在自己的脸上留下痕迹。那最后的一味有着咸咸的味道。它的另一个名字叫做“眼泪”。

    “不管了!反正我都记不清到底梦些什么了。还是和小莲出去逛逛吧!”,少女边想,边坐在床榻上看看四周围。在床榻尾端的架子上,丫鬟已经把洗脸水打好了。看上去不到十五岁的丫鬟,一身素褐色下衣,乌黑秀发束成两个发髻形成一个丫型。正当少女伸伸懒腰想下床时,丫鬟发现少女还未穿上鞋子,于是急忙阻止少女,“小姐您还没穿上鞋呢!”丫鬟赶紧走向少女,拿起床榻下的一双绣鞋,边说,边把鞋一支一边的穿在少女脚上,“小莲现在就帮您穿上。”

    少女觉得这样的小事,都忘记了,于是她把嘴嘟起翘得高高的,“小莲,你真的好厉害。不像我,什么都不会,什么都不记得!”丫鬟小莲对着少女微微笑,“小姐才厉害,您的记性很好,什么都很快的记住!您只是因为生了一场病后,才忘记这些的。”听了小莲这样说,少女开始洋洋得意,“呵呵,也对!连先生都夸奖我聪明伶俐呢!也罢!不记得的事或东西我就从新记得就好。不记得了也好!这样才会有新鲜感!我算是因祸得福!”说完后,少女走向床榻尾端的架子开始梳洗。小莲则走向一旁的箱子拿出一套浅蓝罗衣,一双白色靴子和一个盒子。待少女经过一番梳洗后,小莲便帮忙少女换上罗衣和靴子,然后再将盒子放在梳妆台。待少女换好后便走向梳妆台,把小莲拿出来的盒子打开,“小莲,你说今天我该梳个什么发髻?”小莲看着少女仔细的想,然后拿起一个蝴蝶簪子,道,“嗯,我觉得小姐还是不梳发髻好看些。不如就在两侧稍微绑个小辫子,再戴上这个头饰如何?”少女听了后,觉得小莲的建议不错,便点头表示同意。小莲便开始拿出盒子里的桃木栉,为少女梳妆打扮。

    待少女吃完早善后,便与小莲一起出门。她们俩一路逛着,走着走着少女回想起一年前,自己记不得曾经发生了什么事。当时少女第一次醒来时,只记得有一位中年妇人正坐在自己身旁。这妇人一身淡红罗衫,罗衫套着深蓝外衣,头发以银簪束起,一脸的贵妇气息。少女不记得妇人是谁,也不记得自己是谁。妇人听了心里很难过,并告诉少女,她是少女的母亲。少女半信半疑的看着妇人,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妇人所说的。不过当少女看到妇人忧伤的眼神时,心里想妇人应该是自己的母亲没错,便很快的接受妇人是自己的亲娘。自从少女清醒后,少女的母亲便请了教书先生来教少女读书,写字,弹琴,画画。可是少女总是没有兴趣,她只想出去外头看看。少女的母亲以外头有很多坏人为理由,总是拒绝让少女外出,还说少女就是被坏人抓走才失忆的。而且少女原本还有一个父亲和一个哥哥,他们在外出时,因为遇到坏人而遇害了。

    这时少女看到母亲的眼睛,不知道流出了什么东西,她很害怕而且在同时听到父亲与哥哥遇害的过程,自己的眼睛也流出东西了。少女不喜欢这样子,她讨厌这个母亲所说的眼泪。“娘!为什么人伤心时都会流眼泪呢?我不喜欢这个眼泪!它让我的心不舒服!”,少女苦着脸说。少女的心里似乎对这种感觉很熟悉。那种咸咸的味道,那种心痛好像比现在还要痛苦的感觉,很熟悉却想不起来,也不记得了。少女的母亲举起袖子擦去自己的眼泪后赶紧的回复少女,“傻丫头,人高兴的时候也会流眼泪的。到时候你可能还会喜欢它呢!别哭了,都是娘的错!我们谁也不许再哭了”少女的母亲抱住少女,边哄边擦去少女的眼泪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后,少女恢复以往的活泼,可爱又调皮的个性。

    半年后的某天,少女的母亲不知何故把家丁们和丫鬟们统统辞退,并把全部的家业变卖。不肯离去的管家舍不得与少女分开,因为少女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。少女的母亲被感动,最终答应让管家陪同一起到陌生的环境。在前往陌生环境的路途中,他们三人遇到一位在卖身葬父的小姑娘。小姑娘一身破烂不堪的衣裳,头发散乱,脏兮兮地脸庞,却掩盖不了她那清秀的气息;她虽然只有十四岁,却很孝顺。少女觉得小姑娘很可怜便要求母亲买下小姑娘当她的丫鬟。原先少女的母亲觉得不妥当,但在管家与少女的劝说下,终于还是答应了。少女的母亲在询问了小姑娘的名字后,知道了小姑娘叫“柯小莲”。少女的母亲告知小莲,少女姓丁,名香,但是小莲只能称呼少女为“赵家小姐”;并造知小莲,丁香因为某种情况而失忆了。虽然丁香还能听得董别人在说什么,也能明白别人在说什么,可是有很多事情,她需要从新学起。所以往后小莲必需陪丁香一同学习,并需要教丁香一些身为女子最基本的常识。

    【怪梦?赵家小姐?篇完】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【作者笔录】

    关于宝莲灯朝代问题,此文之前参照了“月光无声地照”的解说。但由于百度空间服务已下架,已无法参考原文地址。至于赵家小姐的悬念,之前《宝莲灯奇缘外传之赵家小姐》是《宝莲灯奇缘》的其中一部分环节。现今以修改为《宝莲灯奇缘之赵家小姐》。看宝莲灯时,当敖春遇到貌似“丁香”的赵家小姐,编剧九年并没有说明赵家小姐的详细身份,于是我对赵家小姐产了兴趣,开始想像如果赵家小姐是“丁香”的话,背后的悬念会是如何?于是,某天我做了个梦,它是一个我在梦里的宝莲灯后传,于是宝莲灯奇缘诞生了,就这样我开始把梦境写出来。宝莲灯奇缘外传之赵家小姐,改编自九年的宝莲灯。赵家小姐做了怪梦,梦里孟婆的五味孟婆汤——咸味,有另一别名字叫做“眼泪”。赵家小姐邂逅东海八太子——敖春,并结为夫妻,成为东海八太子妃。

    我是名新加坡英校生,汉语程度不能和内地的朋友相提并论,希望大家能喜欢我的宝莲灯奇缘,并给与我意见交流。

责任编辑 发炎
. 文 章 评 论 :
发表评论:
评论主题:
您的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