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其它作品
最近浏览的读者

第十九章 蜜恋

作者: 血骨  发表时间 2017-06-07 10:24:24 人气:
编辑按:
    欧阳灏天无助道:“小可呀,就如今这儿形势,你有什么看法?”萧可沉默了好一会儿,方道:“我建议立刻撤下费时又费力的项目以免被这些项目拖垮;立时转掉那些儿不赚钱的行业,减薪裁员,以保证资金周转;加强餐饮业的管理,提高服务质量,保证盈利额,以弥补亏空行业,只要能熬过去儿,就能看见明天的太阳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儿,欧阳灏天若有所思,沉吟道:“我会认真考虑你的建议,你先去忙吧!”萧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,却把欧阳灏天推向痛苦的深渊,不觉暗暗心道:“这几个大项目,是多少同志通宵达旦,呕心沥血才拿下的,其中的千辛万险无人知晓,而且已经投入大量的资金,一旦撤下必会功归一匮,公司损失不可估计;有些行业虽说没不赚什么钱儿,但那些儿都是自己起家的老本,感情至深,哪能说卖就卖儿。”说着儿,越想越乱,倍感疲惫,不觉恍惚睡去。

    豪华的小汽车上,这对小鸳鸯儿亲亲热热,如胶似膝。瞧着俊朗温和的林好,欧阳韵轩突然觉得,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,多少荣华富贵,都不上与林好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。她坚信林好就是上天对她的恩赐与宠信,永恒而持久。

    的确,对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而言,除了她心爱的情人,世上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让满足动心。

    这时,欧阳韵轩又撒娇道:“林先生,一大清早的,要拐我去哪呀?”林好神秘道:“去了你知道啦!”瞧着林好那儿神秘兮兮,幸福洋溢的劲儿,欧阳韵轩亦不再问,只是甜甜蜜蜜坐着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汽车穿过繁华的都市,在一豪华的酒店门前徐徐停下,林好又匆匆下车,绅士的给他的公主打开车门。欧阳韵轩满脸春色,优雅而出,然后轻轻地挽着林好的胳膊往酒店走来,就像美丽的白雪公主挽着他的王子步入殿堂。

    这时,众人一瞧这对儿俊男靓女徐徐而来,无不百般回头,暗暗羡慕,见如此儿,俩人更少切切私喜,春风得意,倍感幸福。

    说着儿,俩人前脚一进餐厅,便见一位面容秀丽的服务小姐,迎面笑道:“林先生,您好!今天早上您亲自过来预定的早餐,我们已经为您准备好啦!请问现在享用吗?”一听这话儿,欧阳韵轩心里更美啦,幸福道:“你什么时候预定的,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。”林好道:“一下飞机,我就急急忙忙赶过来啦,要让你久等啦,我岂不成了千古罪人。”欧阳韵轩粉脸一红,感动道:“你都赶了一晚的飞机啦,干嘛这么辛苦!”林好道:“为我未来的老婆服务,幸福还来不及呢,怎么会辛苦。”

    欧阳韵轩撒娇道:“你就知道欺负我,谁是你未来老婆,我可没答应嫁给你哦!”林好突然变色道:“既然欧阳小姐那么勉强,那就算啦!”话声一落,欧阳韵轩立时急道:“你再敢油嘴滑舌,我可的不理你啦!”说着儿,又羞答答往林好身上锤去。林好又哀求道:“好了,我知道错了,下次再也不敢了,您老大人有大量,就饶我这一次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欧阳韵轩又得意道:“看在你能知错能改的份上,本小姐不跟你计较,这次就原谅你了。”林好道:“那你笑一个儿,要不就没原谅我。”说着,一手已往欧阳韵轩腋下挠去。欧阳韵轩立时娇声大笑,边躲边道:“别闹了,人家看着呢,再不听话儿,我可真回去啦。”好一会儿,俩人方止。

    瞧着俩人打情骂俏的幸福劲儿,一旁的服务员早有点受不了啦,满脸通红道:“小姐,你真幸福,有那么体贴的男朋友。”欧阳韵轩幸福道:“谢谢!”说着儿,俩人便来一视觉开阔,优雅安静的位置坐下儿。

    这时,欧阳韵轩坐好,林好便热情道:“服务员,麻烦你可以上菜啦!”服务员亦热情道:“林先生,不必客气,请您稍等。”说着,便徐徐而去。欧阳韵轩挖苦道:“林先生,您对服务员可真热情啊!”林好心知她话里有话,又在耍小性子了,顿时急道:“韵轩,难道我对你的心你还不懂吗?算我求你啦,看在我不辞辛苦,任劳任怨,精心为你准备早餐的情份上,就不要再玩我啦好不好?迟早有一天,我会被你玩死。”

    欧阳韵轩本是性情使然,玩笑而已,不想林好如此着急,心底既幸福又好笑,美滋滋道:“好啦,今天看在你用心良苦的份上,暂且饶了你。”说着儿,众服务员又满面笑容,轻盈步履而来。

    瞧着满满一大桌东西,皆是平日里自己最喜欢的,欧阳韵轩心里早乐开了花儿,亦假装生气道:“你当我是猪吗,点那么多东西我们哪儿吃得完?”林好温柔道:“吃不了就摆着呗,只要能让你高兴,要不我喂你好不好?”说着儿,已拿东西往欧阳韵轩嘴里送去,欧阳韵轩亦不避讳,幸福的张开小嘴,然后,俩人便这般旁若无人,甜甜蜜蜜的用起早餐来。

    俩人不吃边聊儿,林好问道:“韵轩,这次回国有什么打算?”欧阳韵轩稍稍迟疑,沉吟道:“金融风暴,经济不景气,爸爸实在忙不过来,我想过几天就去公司帮忙,我不想他太劳累了。”林好道:“你是个孝顺的女儿,我为你爸爸感到幸福。凭你的GSB出色表现,我坚信我的韵轩一定能大放异彩,力挽狂澜。”

    欧阳韵轩淡淡道:“虽说我是斯坦福GSB毕业,但我对国内的形势一无所知,许多事情都言之过早。”林好道:“要对自己有信心,我永远支持你,做你坚强的后盾。但你一定要答应我,好好休息,把身体累坏啦,我可不答应。”欧阳韵轩又幸福一笑,又道:“林好,那你有什么打算?”林好道:“我家的主要业务都是在美国,只有少部分在这里。爸妈的意思是先让我试着打理这边的业务,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。”欧阳韵轩关心道:“现在美国那边受灾最为严重,你家里公司没事吧?”林好迟疑道:“我爸妈没跟我说,应该没有什么事吧,你放心啦!”说着儿,林好又道:“韵轩,一会儿吃好啦,你想去哪儿,我陪你。”欧阳韵轩感动道:“你都赶了一夜的飞机啦,不累吗?”林好又道:“只要你喜欢,天涯海角我都陪你。”欧阳韵轩稍稍细心,方道:“去海边吧,我好久没去啦!”没一会儿,待待两人吃来,又猫腻一番儿,便向海边奔去。

    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,不巧此刻,萧可正在餐厅一角约见一位重要的客户,这对鸳鸯的一言一行,一举一动已丝毫不落的落入他的眼里,浸入他的血液。

    其实,萧可的内心非常的矛盾,他不清楚自己对欧阳韵轩的感觉,分不清楚她在自己的生命中扮演怎样的角色,是一厢情愿的梦,还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?也许他唯一确定的是河畔边儿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,魂牵梦萦,挥之不去,往之不能。

    至始至终,萧可都不曾对她有过一丝的幻想和奢望,尤其知道她是艾豪集团董事长欧阳灏天的千金之后,他更是小心翼翼,恪守本分。萧可清楚他与欧阳韵轩的距离,一个在天,一个在地,天壤之隔。就算天塌下来,也不可能有故事,作为孩儿时的过客,一个美丽的梦,只要她能幸福快乐,就足够了。

责任编辑 发炎
. 文 章 评 论 :
发表评论:
评论主题:
您的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