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其它作品
最近浏览的读者

第十八章 刺痛

作者: 血骨  发表时间 2017-06-07 10:24:24 人气:
编辑按:
    欧阳韵轩前脚一走,欧阳碧轩便哀声叹道:“哎,看来家里就要少双筷子啦,没个人儿陪我练嘴儿,还真不习惯,高处不胜寒呀!”这一电话,顿时把欧阳母子俩儿给震住啦,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本人之常理,可不知为何,俩人却半点高兴不起来,皆一副愁眉苦脸,一筹莫展的模样。

    此刻,最彷徨不安的,莫过于欧阳灏天啦!这一电话,几乎把他的全盘计划给打破了,一辈子的心血就得付之东流。

    方才一家人还高高兴兴,有说有笑,眨眼间儿,鸦雀无声,冷冷清清。没一会儿,欧阳韵轩匆匆挂了电话,又羞答答地往饭厅赶来。

    欧阳灏天深吸了口气,方道:“韵轩啊,什么时候带回来给我们瞧瞧,也好让我们帮你把把关。”欧阳韵轩满脸通红道:“爸儿,八字还没一撇呢,就要见家长啦?过段时间再说吧!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但一瞧欧阳韵轩脸上那股甜蜜的劲儿,众人心照不宣,已知这事儿不远啦!此刻,欧阳灏天心乱如麻,但关乎宝贝女儿的终身幸福,只能强忍内心的痛楚,笑道:“韵轩,能不能告诉爸爸,能让我的宝贝女儿瞧得上的小伙子是做什么的呀?”欧阳韵轩甜蜜道:“他是我在美国念书的同学,世代经商,美籍华人,祖籍也是在这里儿,但爸爸不要担心,我们说好啦,如果我们在一起,他就常住这边儿,不回美国啦!”

    话声一落,欧阳灏天的心就要裂了,暗叹:“难道我欧阳灏天一辈子辛辛苦苦打拼建立起来的基业要付之东流,我们欧阳家注定后继无人?”眼瞧女儿满脸的幸福样儿,也不忍再说,只能忍痛随她!

    晚饭便在沉闷的气氛中结束了,欧阳灏天独自一人把自己锁在书房里,一片漆黑,此刻,黑暗才是他最好的伴侣,他在享受黑暗,享受孤独,享受悲凉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门轻轻地开了,欧阳韵轩悄无声息地走到欧阳灏天的身后,伸出她的纤纤细手,温柔的搂住父亲的脖子,默默无语,热泪盈眶。此刻,她突然发现,父亲虽是一大集团的董事长,但更是一个孤独的老人,无助的老人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灯亮啦,欧阳韵轩细眼一瞧,发现爸爸耳傍儿已有几丝白发,放手触摸,怦然泪下,热泪打湿了父亲慈爱的脸儿。欧阳韵轩泪眼斑斑道:“爸爸,你最近老了好多,妈妈已经不在啦,奶奶又上了年纪,如果你再把身体弄垮啦,我们该什么办呀?”

    欧阳灏天忍泪道:“女儿啊,你放心,爸爸没事,爸爸会照顾好自己的。”欧阳韵轩道:“爸爸,一上楼您就把自己锁在书房里,您是不是为韵轩的幸福担心?”

    欧阳灏天心知韵轩一直是个孝顺懂事的孩子,他不想给女儿一丝一毫的顾虑和负担,意味深长道:“只要你们能快乐幸福,什么都不重要啦,也不在乎儿啦!”

    欧阳韵轩含泪道:“谢谢你爸爸,您永远是我最敬最爱的人,永远,永远……”欧阳灏天含泪道:“你们永远是爸爸一生最大的幸福,最疼爱的宝贝。”这一夜,欧阳灏天一宿未眠,思绪忧烦,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爱女荣归,家人团聚,欧阳灏天本想抽出几天时间好好陪她,但一想公司事务繁多,只能忍痛割爱早早上班去啦!

    且说欧阳韵轩时差未倒,昨晚又与爸爸聊了一夜,这会儿,正在酣睡之中。不知几时,就在其美梦之际,突然只听手机嘟嘟作响,过了半响儿,欧阳韵轩无可奈何,只能托着浓浓的睡意,从梦中挣扎而起,抱怨道:“喂,本小姐正是睡觉,有事等我睡醒再说。”说着儿,便要挂线。这时,突然只听一男子喊道:“亲爱的,我的小公主,不要睡啦,该起床啦!”欧阳韵轩又带着浓浓的睡意,抱怨道:“亲爱的,算我求您啦,再给我好好睡会儿,好不好?有什么事等我睡醒再说,求你啦!”那男子又急道:“亲爱的,听话儿,先别睡啦!赶紧走到窗口来!”

    欧阳韵轩不耐烦道:“林好,林大帅哥,亲爱的,我知道错啦,求你啦,再给我睡会儿,好不好?别闹啦!”林好又不依不饶道:“亲爱的,听话儿,我求啦,就借你一秒钟的时间,好不好?”欧阳韵轩心瞧男友如此哀求,无可奈何,只能眯着眼,恍恍惚惚往窗口走来,不住撒娇道:“你要是拿我开心,你知道什么后果,……。”谁知话犹未尽,戛然而止,声音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卡住啦!说着,顿时欣喜若狂,心花怒放,泪水亦欲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原来,别墅门口,宝马车旁,正稳稳站着一高大英俊,面容俊朗的年轻人,手持玫瑰,一身素白,端端正正的等着他的白雪公主。

    林好笑道:“现在,还想不想睡呀?那我就在这里一直站着,等你睡醒儿,等到日落儿。”欧阳韵轩二话不说,一把挂了电话,手忙脚乱,洗漱干净,又径直冲向衣柜,毫不犹豫的拿了一件自己最喜欢的白色裙子,便火急火燎的往更衣室奔去儿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欧阳韵轩便飘然而来,出水芙蓉,倩影过处,百花失色,芳草无颜。

    林好立时手持鲜花,急迎而去,幸福道:“这个惊喜你还满意吗?”欧阳韵轩已感动得快说不出来,满脸通红道:“这是不是真的,我不会是在做梦吧?”林好笑道:“你说呢?”说着儿,轻轻地挽着欧阳韵轩的纤手,往自个儿面颊拂来。欧阳韵轩感动道:“你怎么突然就回来啦,你不是要陪伯父伯母吗?”

    林好诚恳道:“打你一上飞机,我就吃不下睡不着儿,怕我的公主被人拐走啦,这辈子得吃斋念佛去,所以我也只能跟你屁股后头跑回来啦!”

    欧阳韵轩又调侃道:“现在甜言蜜语,油腔滑调,背地里还不知道跟谁鬼混呢?”说着,径直往前去走去。林好急赶直追道:“我的乖乖儿,天地良心,我林好要是有半句假话,就不得……”话还未尽,欧阳韵轩已一把捂住林好的嘴儿,急道:“透你玩呢,你还当真啦?你要真有个三长两短,你叫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林好笑道:“那你答应我,从今往后不准再开这样的玩笑儿,我心脏受不了。”没一会儿,俩人赶至车前,林好又幸福道:“公主,请!”说着,绅士的给欧阳韵轩拉开车门,待其坐好方徐徐合上。

    昨晚,欧阳灏天一夜未眠,此刻正在倚椅而坐,不想女儿的终身大事,又如洪水般儿汹涌而来,忧闷不已,如巨石崩压般一般儿,半天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正说着儿,突然只听办公室的大门“咚咚”作响,欧阳灏天无奈道:“请进!”话声一落,便见萧可徐徐而进,面带忧色,愁眉不展,不由暗暗心道:“想来公司又出什么大事啦!”

    而此时,萧可亦瞧欧阳灏天面容憔悴,神情异常,便忙问道:“董事长,您是不是哪儿不舒服,要不我陪你去医院瞧瞧?”欧阳灏天道:“没事儿,就是昨晚没睡好,有点儿累。”

    萧可纳闷道:“宝贝女儿学成归来,一家团聚,本应高兴才是?怎么一副失魂落魄,无精打采的的神情?”说着,便忙道:“那您先好好休息,待会儿我再给汇报儿。”欧阳灏天道:“没事,但说无妨。”萧可稍稍犹豫,硬着头皮儿,沉重道:“董事长,公司的近况很不乐观,这场危机给公司造成的困境比原先我们想象的要严重得多,这是最新的销售报告,请您好好看一下。”说着,便将报告递与欧阳灏天。

    金融危机势必给公司带来困境,欧阳灏天早已预料,但他万万没有想到,这场危机蔓延得如此迅速,后果如此严重,宝贝女儿已经让他心力交瘁,食寝不安,如今公司又是这般儿境况,情何以堪呀!

责任编辑 发炎
. 文 章 评 论 :
发表评论:
评论主题:
您的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