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其它作品
最近浏览的读者

第十六章 试探

作者: 血骨  发表时间 2017-06-07 10:24:24 人气:
编辑按:
    原来,萧可自任艾豪的特别行政总监,一时之间,便成了欧阳灏天的左膀右臂,出谋划策,排忧解难,至此欧阳灏天便能挤出更多的时间伴于母亲左右,一时之间儿,老太太不知缘由,好生奇怪,便好奇问来,欧阳灏天即将此事的来龙去脉一一道来。

    岂料言语之中,欧阳老太突然发现,多少年来,自己这子未曾对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如此器重与信任,不知不觉之间,亦对这个年轻人心生好奇,好生期盼。

    而此刻,这欧阳老太太一听说原来眼前这位面容青涩,腼腆秀气的年轻人,便是儿子常常挂于嘴边的年轻小伙儿,便不由自主蹒跚而来,非好好瞧瞧他的庐山真面目不可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就是小可吧,我那子时常提起你,说你特懂事特能干……文质彬彬,眉清目秀的,可讨人喜欢。”这会儿,就在萧可俩人闲聊之际,只听跟前突然转来一和蔼的声音道。

    萧可举目望去,不知几时,欧阳老太太已不声不响来至跟前,一时之间儿,惊慌失措,傻傻笑道:“奶奶您好,这儿都是董事长的抬爱,不瞒您说,其实我就是一个混小子。”欧阳老太笑道:“小伙子还会说笑。”萧可又道:“奶奶,您身体不好,这大热天的,我还是扶您回屋吧!”说着,便轻轻搀着欧阳老太的胳膊往屋里走来。

    欧阳老太又道:“小伙子,以前我那儿子是没日没夜的忙,晚上连个吃饭的人都没有,偌大的屋子就我老太婆孤零一人,现今要不是有你,他哪有那闲功夫回家陪我这个老太婆呀,你瞧儿,今儿又麻烦你了不是。”萧可又道:“奶奶,您言重啦,这儿都是我分内之事。”欧阳老太又道:“小伙子,天儿也是上了年纪的人啦,身子越发的不好,往后的日子就看你啦!”萧可又道:“奶奶,您老不必挂心,董事长身体健壮着呢,往后呀,只要他吩咐的事儿,我一定尽心去办。”

    没一会儿,你一言我一语儿,欧阳老太便被萧可大方热情,稳妥优雅的举止给深深吸引啦!举止投足间儿,感觉就像一对亲祖孙儿在相扶相持,相敬相惜。瞧着萧可那张清秀腼腆,真诚朴实的脸儿,欧阳老太不觉暗暗向往:“我要有这么一个孝顺懂事的孙儿该多好呀,……。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儿,萧可亦被这位老人慈爱,善良的眼神给吸引啦,从她的眼神中,萧可似乎看到了人世间没美妙的东西,似乎看到了母亲的影子。

    而此刻,欧阳韵轩方得知,眼前这儿讨厌鬼名叫萧可,一想自个儿被撂机场的狼狈情形,心中的怒火又不觉油然而生,不可控制。

    说着儿,待萧可将欧阳老太扶是阶梯前,欧阳韵轩便夺手而来,面无表情道:“还是我来吧,你回去忙吧!”话声一落,便将萧可的手搁开。萧可心知,这大小姐还为接机之事耿耿于怀,便识趣道:“奶奶,公司还有一大堆的事儿要忙,今儿我就不进去啦。”一听这话,欧阳老太无奈道:“小可呀,辛苦你啦,有空就来看奶奶。”萧可笑道:“奶奶,您放心,有空我一定来,您老一定要注意保重身体。”说着儿,便徐徐而去。

    欧阳韵轩暗暗气道:“这什么人啊都,阿谀奉承,百般讨好,逢人就认亲戚,奶奶长奶奶短的没玩没了,敢情比我还亲热,下次还敢来,本小姐连门都不给你进儿。”说着儿,祖孙俩儿往进屋里走去。

    偌大的客厅里,祖孙俩儿又抱成一团,嘘寒问暖,聊个不停,眨眼儿,已至午后,欧阳老太心疼孙女身疲体累,便催她上楼好好休息一番,待准备好晚饭再去叫唤。

    萧可一出欧阳灏天家,便径直往公司赶来,暗暗急道:“董事长要知道我把事情搞砸啦,一定会责怪自己的。”不想,待萧可将此事的来龙去脉,一五一十的娓娓道来,欧阳灏天不仅毫无责怪之意儿,反而语重心长地安慰道:“小可啊,那你是不是挨她狠狠训了一顿?我那女儿就是这性子,经不得半点委屈,你千万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萧可慌忙解释道:“没有的事,董事长您多虑啦,说到底都是我不好。”欧阳灏天又笑道:“你就不要替她打掩护了,我闺女的脾气我还不清楚吗?”说着儿,欧阳灏天又郑重其事道:“小可啊,我有个私人的问题想问问你,你能不能老实告诉我?”

    瞧着欧阳灏天神情肃然,一脸认真。萧可亦严肃道:“董事长,有什么问题您尽管问,我一定如实回答。”

    欧阳灏天又笑道:“你也不用那么紧张,我也是随便问问,如果你有什么难言之隐,就当我什么没说。”萧可爽朗道:“有什么话你尽管说,只要是我知道的,我一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欧阳灏天深吸了口气,方道:“小可呀,瞧你整天忙前忙后,起早摸黑的,你有女朋友吗?”一听这话,萧可不由一愣,暗暗嘀咕:“好端端的,董事长怎么突然关心这个?”

    说着儿,亦不要意思道:“董事长不瞒您说,我现在还单着。”话声一落,欧阳灏天似乎松了口气,但依然不动声色问道:“小可呀,凭你现在的能力,什么条件的女孩子不好找呀,是不是要求太高啦,还是你有意瞒我?”萧可又不觉急道:“董事长,我说的都是实话,打死也不敢不敢瞒你呀!再说啦,瞧我整天起早摸黑的,有哪个女孩子愿意跟我恋爱呀。”

    欧阳灏天又淡淡笑道:“男儿应以事业为重嘛,面包总会有的,你也不用着急,先把工作做好。”一听这话,萧可又暗暗嘀咕:“董事长这话似乎是话里有话呀!”说着儿,俩人又闲聊一会儿,萧可便忙去啦。

    这会儿,一下班,欧阳灏天便马不停蹄地往赶家里赶来,好好瞧瞧自个儿这朝思墓想的宝贝女儿。谁知大老远的,便依稀听见屋里有人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,很是热闹。欧阳灏天心道:“自从韵轩她妈不在之后,家里好长时间没这么热闹了。”说着儿,渐行渐近,欧阳灏天一听便知,是他那个整天不着家,神出鬼没的二小姐回来啦!

    一进屋,欧阳灏天便见女儿翘着腿,搂着儿欧阳老太的胳膊有说有笑,热热闹闹,而且平日里,一直深躲房间不肯见人的小女儿,这会儿,也在沙发上安静的坐着,手里不时摆弄着儿东西,默默不语,不肯理人。

    欧阳灏天调侃道:“哟,今儿什么日子啊,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欧二小姐突然莅临,真是蓬荜生辉,万般荣幸啊!”欧阳碧轩亦笑道:“欧阳先生别来无恙啊,咱俩儿也是算是彼此彼此吧!我这个有人生没人管的丫头儿突然心血来潮,回来看看奶奶,您老可千万别误会,唉……,还是欧大小姐面子大,她老人家一回来,欧阳先生这么个大忙人,也得乖乖回家,要不平日里,想见您老比见总理还难。”

    欧阳灏天有些儿气急道:“你还知道你有个姐姐呀,我以为你早把她给忘了呢?”欧阳碧轩挖苦道:“有您老这样的大人物给她撑腰,我哪敢啊;再说啦,我要真的六亲不认,跟她对干上啦,您还不把我皮剥啦,扫地出门呀!”欧阳灏天无奈道:“你要再小几岁,我真的想抽你。”话声未落,二女儿已一把搂住欧阳灏天的胳膊,撒娇道:“您舍得吗?”欧阳灏天无可奈何道:“你再胡闹,瞧我敢不敢?”二女儿又嬉笑道:“好,好,好,欧阳董事长您辛苦啦!从今往后,我欧阳碧轩痛改前非,洗心革面,再也不惹您生气啦!”欧阳灏天无奈道:“你要真洗心革面,天能踏下来。”话声一落,欧阳碧轩又不由呵呵嬉笑。

责任编辑 发炎
. 文 章 评 论 :
发表评论:
评论主题:
您的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