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其它作品
最近浏览的读者

第十四章 重任

作者: 血骨  发表时间 2017-06-07 10:24:24 人气:
编辑按:
    没一会儿,欧阳灏天淡淡笑道;“萧总监,跟大家说两句吧!”此刻,萧可依然云里雾里,迷迷糊糊,只是傻傻的站起身来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欧阳灏天又笑道:“这个决定可能有点突然,我们的萧总监还没有心理准备,现在就请大家用热烈的掌声,有请萧总监给大家讲话。”话声一落,顿时掌声雷鸣,久久不绝。

    过了半天,萧可方缓过神来,郑重其事道:“千言万语,我只想说声谢谢!谢谢公司,谢谢董事长对我的信任,谢谢同志们对我的支持与关心,谢谢大家。”话声一落,又再次响起雷鸣般的掌声。

    自此之后,萧可跟欧阳灏天便成了最默契的搭档,形影不离,心有灵犀。无论是计划的制定,还是决策的判断,两人皆要私下商量,达成共识。而数日来的朝夕相处,萧可亦深深的体味到了欧阳灏天的不易与艰难,忧心重重,筋疲力尽。

    尽管欧阳灏天已私下言明,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决策,萧可尽可以酌情处理,不必请示。但每每决策之前,萧可均不敢擅自做主,一如既往,请示欧阳灏天裁决。

    萧可这种谦恭求教的态度,欧阳灏天看在眼里记在心里,很是欢喜,而且据欧阳灏天长期观察发现,萧可虽身居高位,但待人接物和蔼低调,热情大方,不似他人盛气凌人,张扬跋扈,所以很受同志的爱戴与青睐。

    萧可自幼父亲早逝,父爱对他而言只是一种模糊的记忆,欧阳灏天的关怀备至,萧可感动不已;面对萧可,欧阳灏天也有股而面对儿子般的温情与向往。

    一想萧可,欧阳灏天悬着多年的心稍稍定了下来,似乎已有了着落,不知不觉,他对萧可越发关心,时常嘘寒问暖,关怀备至。

    欧阳灏天的微妙变化,萧可原不在意,只道是欧阳灏天性情使然。

    按惯例儿,每日一上班,萧可先来欧阳灏天的办公室,汇报昨天的工作情况以及当天的日程安排。

    这日一早儿,萧可一来欧阳灏天的办公桌,便见其容光焕发,精神抖擞的闲坐着儿,不觉暗暗嘀咕道:“今儿什么日子呀,董事长那么高兴。”说着儿,没一会儿,待工作汇报完毕,萧可便要起身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,欧阳灏天忙笑道:“小可啊,今儿先不忙着工作,我有一些儿私事想请你帮忙,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呀?”话声一落,萧可暗暗嘀咕:“一大清早的,到底什么事儿那么着急?非得上班时间去做,但瞧他满面春光,喜气洋洋的样,应该不是什么坏事。”说着儿,便爽快应道:“董事长有事尽管吩咐,我立马去办儿。”欧阳灏天又笑道:“这事儿嘛,本应我亲自去办,但今早突然有些儿不舒服,所以就想麻烦你。”

    萧可心道:“您老容光焕发,精神抖擞,却说身体不舒服,这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,不会是玩我吧?”萧可又道:“董事长,有事你尽管吩咐,我一定尽心去办,请您放心。”

    欧阳灏天又笑道:“既然你答应,那我可就说了啊!等下你能不能帮我去机场接个人。”萧可又不住嘀咕:“接人?什么人那么大的排场,竟然能劳驾董事长亲自去接,看来这人来头不小,非同一般,但话又说回来,如果是什么重要客户,我应该知道才是啊……。”

    说着儿,萧可又忙问道:“既然董事长吩咐了,我一会儿就去,就不知道我接的是哪位重要客户。”一听“客户”两个字,欧阳灏天不觉哈哈大笑道:“客户?哪儿有什么客户,是我那个从美国回来的宝贝女儿。”萧可发现自己闹了笑话,亦不觉傻傻一笑。

    这时,欧阳灏天话声一落,萧可只觉眼前突然一亮,那颗沉寂多年的心又复活啦,不知不觉,整个人又回到了那遥远的记忆里,那个面容清秀,腼腆秀气的女孩儿,不知如今变成怎么样啦?不知在她幼小的记忆里,可曾还保存着这个不平常的际遇。事隔多年,时过境迁,一个大家闺秀,金枝玉叶的千金小姐,又如何会把这样一件小事放在心上呢?多少夜晚,夜深人静之时,她的身影不时在醉梦中魂牵梦萦,挥之不去,忘之不能。

    瞧着萧可一人呆呆出神,欧阳灏天又不觉问道:“小可啊,你是不是不愿意呀?”萧可忙道:“愿意,愿意,答应了的事哪有反悔的道理儿,董事长您放心,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儿,我也一定要把欧阳小姐接回来。”说着,萧可又不住嘀咕:“董事长明明清楚今儿我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,为什么还指名道姓叫我去?随便安排个司机不就结啦!”

    欧阳灏天亦乐道:“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啦,韵轩是十一点钟的飞机,现在就可以去准备了,记住哦,我的宝贝女儿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迟到!”此刻,萧可方得知,那个只在他记忆里存在的女孩叫欧阳韵轩。

    萧可欣然道:“好,那我现在就去准备一下儿,然后马上去机场。”欧阳灏天道:“记住啦,路上小心,千万不能迟到。”

    萧可回身交代好工作,便驾着欧阳灏天那辆大奔往机场奔去,一路上,萧可忐忑万分,此起彼伏,不知道一会儿重逢会是怎样的心情?

    有时候,人越是想把事情办好,往往越容易出岔子。

    这会儿,萧可的车刚刚踏上前往机场的道路,便见前方车辆陆续而返,不觉暗暗着急:“前面不会是出什么状况了吧?”说着,且着急的往前驶去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只见前方路旁边儿,高高立着一块警示牌,牌上清晰写道:“前方修路,请前行车辆绕道而驶!”这几个大字。见如此,萧可的心已凉了半截,无奈暗道:“绕道而行,可能就来不及啦!”时间紧迫,亦不由萧可多想,当机立断,掉头而回。

    真是祸不单行,谁知萧可这一上路,又见前方车辆拥堵不堪,已排成一条长长的巨龙。萧可着急万分,匆匆问道:“师傅,前面怎么回事呀,堵成这样!”师傅亦无奈道:“小伙子,去机场就剩这条路啦,所有车儿都往这挤,能不堵吗?”话声一落,萧可仅有的一丝希望亦破灭啦!心灰意冷,如坐针毡,暗暗无奈:“出去前儿,董事长已特别交待,切忌不能迟到,如今看这情形……。”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欧阳韵轩的航班已准时到了,本想一下飞机,便能见到她日思夜想的爸爸。谁知手机一开,便收到爸爸的短信,清楚写道:“韵轩,对不起儿,爸爸今早儿有些儿不舒服,我已经安排了我最得力的助手去机场接你,你要注意礼貌,不能乱发小姐脾气,吓坏人家,有时间就跟人家好好聊聊,彼此了解一下儿,爸爸相信对你今后的工作一定有所帮助。”

    看完短信,知道爸爸不能亲自赶来,欧阳韵轩不觉有点儿失落,但一想爸爸身体有恙,又不由暗暗担忧。

    说着儿,欧阳韵轩又不觉暗暗纳闷:“每次回来,无论爸爸身体有多不舒服,他都会亲自来接我,怎么这次……?就算爸爸不能亲自赶来,随便安排个儿司机就可以啦,干嘛叫一外人?昨晚通话,爸爸声音洪亮,底气十足,不是还好好的吗,怎么说病就病啦……?”

    没一会儿,欧阳韵轩便提着大大小小的行李徐徐而出,左顾右盼了大半天,却并未发现来人身影,看着自己手里的一大堆行李,心里不由着急起来。一开始,欧阳韵轩还不时安慰自己:“可能那位助手临时出了什么状况,一会儿就到啦!”可是,眼看一个小时过去啦,接机的人依然人影全无,连个电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时,看着身边的乘客,一个个高高兴兴,相拥而去儿。而自个儿却像个傻子,提着一大堆的行李,漫无边际的等候。打小到大,这位金枝玉叶,娇生惯养的大小姐,哪受过这样的奚落,心中的怒火如火山般迸射而出,一发不可收拾儿。说着儿,火急火燎的掏出手机,恶狠狠的给欧阳灏天拨去儿,岂知欧阳灏天这会儿正在开会,手机一直关机,欧阳韵轩越发气急败坏,咬牙切齿。

责任编辑 发炎
. 文 章 评 论 :
发表评论:
评论主题:
您的评论: